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金融

同时G7也在模式和产品上进行打磨2019iyiou

2019年05月14日 栏目:金融

在一个相对传统的行业谈改造,做这件事,需要对切入时机和方向的把握都具备较强的敏锐度。G7的定位选择是基础技术服务,也就是做一家单纯的技术公司

在一个相对传统的行业谈改造,做这件事,需要对切入时机和方向的把握都具备较强的敏锐度。G7的定位选择是基础技术服务,也就是做一家单纯的技术公司,这意味着G7不能也不会站队,而是要在更大的范围、给更多的人提供技术和服务。

过去的几年里,G7已经覆盖了快递、快运、电商、危化品运输、冷链物流、汽车物流、大宗运输、城市配送、货主等多个物流领域,几乎做到了全领域覆盖,将超过70万辆车连在了一起。而在菜鸟战略投资易流科技之后,G7成为了中国少数几家服务于物流行业的中立的、开放的基础技术平台之一。

作为技术公司,G7所做的事情是尽可能去延伸自己的触角、去感知。如今,翟学魂想让车与客户更近一步。

数据算法和车辆要在同一平台持续迭代6月份,G7发布了一款智能挂,这一举动自带暗示:G7是否要从“管车”进军“造车”?对此,翟学魂给出了斩钉截铁的回答:G7不会造车。

“造车”的概念在未来将会发生重大的变化。翟学魂指出,对G7本身来讲,重要的是平台每天拥有超过一亿公里的驾驶行为数据,这些是车辆迭代的生产资料,而这些数据不是G7自己造出来的,而是来自于车辆的工况(指设备在和其动作有直接关系的条件下的工作状态)本身。

“今天,我们与国内国际上几乎所有的主流卡车、挂车OEM都有实质性的合作。”翟学魂说道,同时他指出,实质性合作基础的就是平台与平台之间有数据互联。

在与这些主流OEM厂商合作的过程中,双方逐渐探索出三个层次的合作,而此前所做的数据互联仅仅是个层次。

层次,数据互联。刚开始的阶段比较艰苦,后来由于G7的市场份额越来越大,工作的进展也比较顺利。

第二层次,从源头实现“G7 inside”。从硬件到软件到服务,它们都直接采用了G7的服务,而不是卡车卖出去之后再跟G7实现数据互联。

第三层次,定制化的G7智能卡车。与在不同场景的OEM厂商合作,让卡车生产出来就可以投入到客户的高效运营当中。

“我觉得,把货运的场景数据和车辆本身的工作数据整合在一起才能创造‘聪明’的车,未来车辆的效率和安全提升,是要靠数据算法和车辆在一个平台里持续迭代来驱动的。”翟学魂说。

在这一过程中,车具备了学习的能力和学习的标准,一辆车学会之后,全的车都学会了,这是智能驾驶的美妙之处。

“所以,G7是在机电一体化的车辆和客户的安全、能耗和调度的效率之间搭了一个直接的桥梁。G7并没有替代人家造车,但是我们把车和客户之间的距离拉近了。”翟学魂说。

把原本的硬件整合为更集成的“服务”以原有的服务,G7可以过的很舒服。但据翟学魂透露,今年G7平台上的平均客单价较去年上升了近2倍,而G7并没有在任何一个服务上涨价,只是客户选用了更高配置的服务。G7想通过一系列集成的“服务”让客户少花点钱。

如今,物流行业,除了运费,其他的都在涨价,而这种客单价提升的信号,意味着客户利润空间的压缩,前装是否会带来成本上升?物流企业都在降本增效中抠利润,效果是不是需要时间去验证?他们是否会为时间成本买单?

翟学魂首先指出一个误区:“实际上,前装大幅度地降低了成本,因为前装是大批量的、大规模的制造工艺,后装实际上是手工艺。”

同时,G7也在模式和产品上进行打磨:

模式上,把资产打包成集成服务。

新的模式下,G7把智能化的平台服务、硬件设备及金融服务、融资租赁等整合在一起,这跟过去买一辆车是完全不同的行为方式,客户不用再去安装系统、上牌、维修保养等,他拿回家马上就可以用,G7把一辆车变成了一个服务。

“我们可以明显感觉到客户的成长,而在这一过程中,他的车队规模成长到50辆、100辆的时候,安全、能耗就变得非常可见,在新的模式下,通过G7安全机器人、调度机器人、算账机器人等一系列服务,他的每一趟活都有可视化的成本,变化是看的见的。”翟学魂解释道。

产品上,可迭代。

翟学魂喜欢用智能机和功能机的例子作对比,智能机隔段时间就会有系统的升级,而功能机只是一个“铁疙瘩”。

“我比较欣慰的是,G7如今已经把一个48尺的厢车变成了一个每周都可以迭代的产品,而过去是两年才能迭代一个新产品。”翟学魂重点强调了“每周迭代一次”,这是一个颠覆性的改变。

基础技术服务是不能站队的在过去的成长历程中,G7形成一套清晰的打法:不面向C,不面向交易,也不参与任何物流运营,G7就是把装备变成好的技术平台。

在翟学魂看来,基础技术服务是不能站队的。G7选择的道路就是基础技术服务,是跟装备而不是跟订单连在一起。所以,G7希望做一个相对比较单纯的技术公司,给更多人提供服务。

在这一过程中,正如翟学魂所说,如果G7失去了告诉客户他需要什么的东西的能力,那G7就没必要生存了。作为一家技术公司,G7就要比客户更早知道的技术如何应用在客户身上,而不是等客户告诉你他需要什么。

这不会是一条平坦的路,中间肯定有试错的时候,可能会遇到客户没有接受或者时机不到的情况。

“作为创始人来说,目前我没有兴趣成为另一个大公司的一部分,因为我觉得重要的是现在的物联和AI技术给了我们巨大的创作空间,我不希望G7现在为了寻求安全感就放弃任何创作的空间。”

悦途旅行正式转型为探知游学CEO潘隽称要打造在线游学新品牌
2017年百度联盟大会
2014年泉州生鲜食品种子轮企业